河南郏县全面封村封小区:发现2医生为无症状感染者


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互相改进,互相避免走弯路。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大家已经公认了,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合作,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蔡英文与苏贞昌(台媒)

新京报: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

而且一旦隔离了,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他们会说在中国,湖北这一个省封了,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确实也是这样,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但在国外,比如说法国封了,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

彭志勇:国内可以搞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但是在西方国家,如果要把所有轻症病人找个地方一起隔离,这个是做不到的。第一,不可能把所有人强制拉出来;第二,他们其实可以在家隔离。中国人的房子太小了,没法居家隔离,但是美国人房子很大,所以我们会建议他们在家自我隔离。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4月1日报道,蔡英文当日宣布,将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并声称,在这个阶段“我们要打国际杯”。岛内“公务人员协会荣誉理事长”李来希讽刺,台当局为了口罩对人民“重刑伺候”,怎么一下子就多出了1000万片口罩可以送人?莫非是愚人节玩笑?他还质问,“为防疫还是为外交?”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徐巧芯直言,台湾民众每天在排队买口罩,为什么外国人是免费拿?当路上每天还一堆人在排队购买口罩时,竟然免费送给外人1000万片?

彭志勇: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新冠肺炎流行期间,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研究发现,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2月8日,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很多人还不清楚。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彭志勇说,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当时的新冠肺炎“主战场”仍在中国,还有医生问他,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还是global的问题。“当时我也不好说,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